列当二斤

©列当二斤
Powered by LOFTER
 

逢山鬼志10

原来之前的章节你们都看不懂。。。

虽然是有伏笔但是。。。哦凑心塞塞!

喜欢的太太终于下手第二部了好开心!!(对不起我不说废话就难受)

 

正文

深夜里的皇陵,和普通的坟堆并没有什么两样。都是黑漆漆的一团蛰伏着,像不甘心的兽。

百年过去,再多繁华荣耀,不过归了一培黄土。

百年前的亡灵,你还如你生前一般英勇吗?

黑衣的男人静静伫立在土坡上,凝望着不远处的陵墓。月亮缓缓移动着,男人的影子也在跟着移动。影子移动着,终于和前方的陵墓形成某个角度。某个男人一直在等待的角度。黑色的斗篷无风自动,修长的十指在衣袖下若隐若现。男人忽然推开一步,只见他原本站着的地方,多出了一位红衣女子。一男一女转过脸看着对面的陵墓,月光下是一模一样的两张脸。

“走了,鬼刻”

女子顷刻间腾身而起,朝着陵墓飞掠过去,红衣如火烧过这片贫瘠的土地。吴羽策则不急不缓的跟在后面,十指翻动着,像是傀儡师在控制看不见的线。陵墓越来越近,他走的也越来越慢,十指的动作更是越来越快。额头上开始冒出细密的汗珠时,几步之遥的陵墓突然爆发出一道红光,如同红莲业火般笼罩了整座皇陵。红光闪过,阻力仿佛也跟着消失了。吴羽策轻轻松松走到墓门前,对等候在那里的鬼刻留了句:“守在这里”,便一闪身进了墓室。而那扇青铜浇筑的墓门依然完好如初,只中间一道门缝,透出里头法阵微微的光亮。

 

大祁国共有五位君主,两代盛世。

大祁国皇陵里有一座将军墓。

将军墓在墓葬的角落里,属于一位名叫车逢的将领。 

车家是将门,车将军的老子可是是当年跟着开国皇帝打江山的人物。车将军如今得此殊荣,也算是无愧于将门之后虎父无犬子了。

 车将军死在百年前的战场上,车将军的故事活在墓道的壁画里。

年轻神勇的男儿郎,幼时便能背出一整本兵法给车老夫人听;少年时已跟着父亲学习武艺,一杆长枪虎虎生威;青年时更是被帝王拜了第一神武大将军,娶了南蛮和亲公主,平定了边疆。壁画上的人脸盘方圆,一双粗眉,身材魁梧满身煞气。迎娶公主那幅画更是笑得不见了眼睛,弯足了腰身。

不是这样的,吴羽策一边走着看着,一边在心里说。

他的眉眼都是温温和和的,根本不像个战场上厮杀刀口上舔血的人。笑起来总是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身量修长,并没那么膀大腰圆。

看上去就像个文士。

是啊,初见的时候,可不就以为是个文士。

而所谓的迎娶公主......吴羽策的眼神忽然遥远起来。那时候他在山间等他许久不至,下山去城里打探,先是听闻那人娶了南蛮的和亲公主,又听闻南蛮在和亲当夜指派了刺客潜进大祁国都城意图行刺。又听说那人大义灭亲,与新婚的公主断了情缘,毅然领兵出征讨伐南蛮。一路所向披靡,却在距离南蛮国都一天路程的时候,暴亡。

好在南蛮已经吓破了胆,答应迁都五十里,每年大量朝贡。

车将军护了国,殒了命,得了身前身后名。

车逢呢?车老将军白发送黑发,新婚妻子孤寂一世,而他,失去了唯一的挚友。

那个挚友不告而别,现下就躺在前面的棺椁里。

棺里一捧枯骨,棺外一缕游魂,重逢不如不见。

 

吴羽策是在墓室入口的台阶上看见鬼刻的,红衣女子静静的看着他,握紧了手中刀刃。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青铜大门已开。恍如鬼门关的隘口松了闸,外头已是昏天暗地,百鬼夜行。

“看来当年那国师,还是挺厉害的。”吴羽策按了按怀中木匣,走出门外。

“鬼刻,我们上”。

tbc

又超了。。。这副本小吴刷了好久。。。(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