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当二斤

©列当二斤
Powered by LOFTER
 

逢山鬼志09

谢谢大家喜欢QUQ

 

正文

 

“阿策告诉我最近在做什么,我就借”。

“......最近做什么?和一个朋友游玩罢了。”

 

金风玉露楼,奉兆城里的三大名楼之一。

人称天子箸下一口菜,不如金风一缕香。吴羽策带着李轩到金风玉露楼楼下的时候,正是傍晚。夕阳挂在天边,此时若是去三楼寻个雅座,还能观赏到一处名景,火烧金凤檐。

作为奉兆城曾经的本地人,李轩少年时倒是没少来这楼里尝鲜。一别十年过去,这趟回来竟全然忘了要上这儿来。吴羽策在前头领着,左拐右拐的倒是熟练,想这几日没少来这儿。刚踏上三楼楼梯最后一块木板,李轩就听见一声催债似的吆喝——“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求神卜卦,找我瞎子嘞”

话音刚落,就见眼前吴羽策的身子一闪,露出了个黑衣黑褂抱着竹竿的人。竹竿上悬了一面旗,上书不准不要钱。那人高瘦高瘦的,眯着一双眼睛,在李轩看来就是个十足的坑蒙拐骗相。吴羽策偏偏就在那人对面坐了,见他没跟上,还转头盯着他看。李轩只好老大不情愿的走过去,挨着吴羽策坐了。

“这就是你说的,朋友?”

“是,这是方锐”吴羽策拿起桌上茶杯闻了闻,“我给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他,李轩”

那叫方锐的顿时睁圆了眼睛把李轩上下瞅了遍,直看得李轩浑身不自在,方收回了目光重新眯起眼睛,开了金口道:“俗”

李轩倒也不恼,拿起桌边的酒坛灌了几口道,“李轩来晚了,先干为敬”

对面神神叨叨的高瘦男人突然就神采飞扬了起来,豪气云天的也拍开一坛酒,笑道:“好!爽快!我就交你这个朋友!!”

桌上顿时觥筹交错,好一派热闹景象。吴羽策则自顾自坐在一旁,低头吃菜。便是旁边二人闹的狠了,也懒得对那两个醉鬼出声。

直至月上中天,那二人才摇摇晃晃的在门口告别。方锐倒还好,撑着个竹竿自己摇摇晃晃的就走了。李轩这边就让人头疼了,那方锐的背影刚看不见,就趴在吴羽策身上起不来,熏了人家一脸酒气。一双手还不老实,硬是要解自己腰上的玉佩,偏偏喝多了酒手软,半天解不下来,到让旁人觉得是想大街上解裤子。磨蹭了半天,吴羽策实在丢不起这个人,连拖带拽的把挂在自己脖子上的人带到墙边人少处。正要掰开对方搂住自己的手,就被一股蛮力抵在墙上,混杂着酒气的声音熨烫着他的耳根,烧灼出一片红晕。一只滚烫的手沿着领口钻进去,缓缓往下,停在胸口处。冰凉的玉石和滚烫的手交错着,激得吴羽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阿策...玉、玉佩给你,你可收好了...千万别弄丢了...我娘可就只留给了我这个......你记着要、要、要......”

吴羽策耐着性子等了半晌也不见后文,偏头看去,却见那家伙呼吸均匀,竟是睡着了。黑着脸拔出还停在自己胸口的手,吴羽策的目光在李轩和玉佩上转了两圈,叹了口气。

 

半夜被缠绵的头疼痛醒的时候,李轩有一瞬间是以为自己躺在大街上的。待眨了半天眼睛发现脑袋上的是自家床的帐子后,才揉着脸回忆起自己晚上似乎是喝多了。还被酒精迷糊着的脑袋想起自己好像是粘着吴羽策不放手来着,估摸最后也是累人家把自己送回房的。眼下月色正好,干脆上门道谢罢。李轩还记得披件衣裳,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努力睁大眼睛认清吴羽策房间的方向后,便直直跨了过去。一掌拍上大门,却紧跟着就滚了进去,栽了个皮实。

给这么一摔,酒倒是摔醒了不少。费劲爬起来后正想着如何道歉,却发现屋里没半个人影。

“阿策?”

没有回应。

李轩这回是真清醒了。

tbc

本来想一章搞定一个副本的,结果拖拖拖。。。欢迎来到李轩大大的午夜寻人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