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当二斤

©列当二斤
Powered by LOFTER
 

逢山鬼志06

1.谢谢小伙伴的关注(☆_☆)
2.写的不好但是伦家会努力哒(拖延症星人你有脸?

正文

李公子这是要为民除害?
是多管闲事哦,阿策。

二人不远不近的跟在上山换孙女的老人身后,这山上地形并不简单,若是从未来过的人,怕是走上半天也到不了那全安寨。眼见着老人拐了个弯儿不见了,吴羽策一把拦住正准备加快脚步跟上的李轩。
“别跟了,到了”。
“哦?”李轩随即停下脚步,玩味的看着吴羽策,“阿策好眼力”
吴羽策勾起一边嘴角,“总不能教你白载了我这些路”
李轩正欲再说些什么,却被拉到了树丛里。
“老爷子下山了”吴羽策压低声音在李轩耳边说,李轩只觉耳根子痒痒,想那人看上去冷冷清清,连说话的气儿也是凉丝丝儿的。
隔了会儿,山路上果然传来老人哼哧哼哧的喘息声以及少女的啜泣声。待爷孙俩走远了,他二人才自藏身处出来。

“走,咱俩也去那全安寨讨杯茶喝”。

顺着老爷子走的路线拐弯后,二人面前出现了三条岔路。
李轩摸摸鼻子,颇为自然的走到了吴羽策身后,捻住了对方一截袖子。吴羽策默默撇了一眼自己的袖子,不动声色的想从李轩手里抽出来,奈何那厮就是不放,扯的厉害了就在后头哼哼着阿策我不认路啊这山上情形不对为了不成为你的累赘我就跟你后头吧......
说得吴羽策百年来没动过的火气开始噌噌窜出小火苗,奈何发作不得,只能红了眼睛辩出路来抬袖子便走。
李轩拖在后头,磕磕绊绊,乐乐呵呵。
左拐右拐行至全安寨大门前,李轩一个箭步就冲至守卫的山贼面前,运足了气喊道:“尔等山贼作恶多端,我等二人特来剿灭,寨主何在?还不速速出来送死!”
掩在树后的吴羽策默默捏碎了手边的一截树枝,慢腾腾走进了守卫们的视线。

那俩守卫见他出来,对视一眼,自偏门闪进后只一会儿,他二人就听见了洪钟般的一声吼。 “哪儿来的狂妄之徒!?” 大门应声而开,百余人手持兵器涌出将李轩和吴羽策严严实实围住,城墙上也“哗啦”一声冒出了一排弓箭手。人群破开一口,只见一彪形大汉徐徐而入,面目粗旷,却偏偏羽扇纶巾,好一派儒士风流。
儒士开口,如敲铜锣铁板,哐哐道:“就是你夫妻二人来我全安寨门前叫阵?”说罢扫了一眼吴羽策,转头对李轩道:“你就不怕我权虎的金戈刀划花了你家俏娘子的脸?”

“嘿嘿”李轩笑得开心,“不怕,你划不着他” 。

话音未落,一旁的吴羽策闪身夺了把剑就冲着权虎直杀过去,那权虎却也是个有两下子的,那一剑竟被他险险避开。只是吴羽策第二剑紧跟而来,招式又快又恨,他只有狼狈招架,不一会儿就挂了彩。 血气一出,权虎红了眼大吼一声“放箭!都给我上”便一个旋身拎出一名手下丢给吴羽策,趁着间隙退进了人群后头。百余名山贼立刻侵身而上把二人远远隔开,刀剑齐上。好在二人功力不错,倒也应付的过来。眼见着撕开一道突破口,那些山贼却突然一变阵型,形似长蛇,将二人牢牢缠住。楼上的弓箭手们也开始瞅准了时机放冷箭,另人防不胜防。吴羽策这边倒还好,李轩那边却是身处蛇头,应付起来似颇有些费力。被蛇阵搅得烦了,吴羽策干脆腾身而起,身形变幻如鬼魅,山贼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击中了七寸。

打蛇打七寸,七寸处一散,阵型瞬时溃散。
众山贼霎时乱作一团,权虎在后见势头不妙,边喊着撤退边向着大门冲去。吴羽策挥剑将箭簇倒削回去击中数名射手后,倾身而上挡住权虎退路,白衣滴血未沾一脸冰冷森然。数十山贼见状立即上前帮忙,战做一团。那边李轩手握两柄长枪左右开弓,倒是把剩下的山贼扫荡的干净,抬头一看,只见权虎正朝着大门奔去,吴羽策长剑脱手直击权虎。

“小心!”城上一未死透的射手正长弓射箭,对准了手无寸铁的吴羽策。李轩扬手掷出长枪的同时飞身上前一把扑开吴羽策,只听“噗”的三声,皆是利刃入肉之音。举目看去,长枪正中射手喉头,长剑削去权虎首级,箭簇射入李轩左肩。

李轩窝在吴羽策怀里,看着对方一脸复杂的表情,想出口调笑几句话,眼皮子却越来越沉,直至一片漆黑。

tbc
打斗场面苦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