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当二斤

©列当二斤
Powered by LOFTER
 

逢山鬼志02

私设如山。。。。。
作者有点神神叨叨的,胆子特别小的妹子慎入。

太太还没更文啊好寂寞%>_<%


大隐隐于市,李员外家大业大,屋子如今空了,贴上封条放着也是放着。
吴羽策进门的时候才刚到后半夜,大堂里空荡荡的。皱着眉头走了两步,眼前呼的亮起一豆光亮。只见那本该待在衙门停尸房披着白布的李员外正闭目坐在那里,面容安详,嘴角带了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笑。
放心,你的那些个人偶放在正厅不方便,我给你移到偏房里了。
闭着眼睛的李员外虽不曾开口,吴羽策却能听出这正是那李员外李轩的声音。暂不管这人身上出了什么差错乃至闹了这出妖蛾子,他足尖一点便朝着偏房飞掠过去,几个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门外。手刚触上门,耳边偏又传来熟悉的声音,好死不死、阴魂不散。
娘子放心,987个人偶傀儡,一个没少。

 “嗒!”刀子插进木头的声音吴羽策早就无比熟悉,借着推门的力迅速转过身来,差点就贴上李员外凉丝丝儿的脸。 娘子莫慌,我不疼。 李轩面上还是进门时那个样子,身子却已经站了起来,直挺挺杵在那儿。方才那把小刀正插在眉头上,不见骨不见血,和他身后的人偶们并没什么分别。 暗松一口气,吴羽策动动手指,那把插在眉头的刀子顷刻便回了自己手里,徒留下一个狭长的口子。

娘子,这留了疤,你可别嫌弃我。

谁是你娘子。

吴娘子你前些天还在我怀里一口一个郎君,今儿怎么就不认了。

李轩依然杵在那儿,语气倒是越来越委屈。吴羽策觉得一阵恶寒,干脆懒得理他。扫了眼确认身后的人偶确定没少,便关好门结好印。冷着脸绕开李轩,径自去了卧房。一路过去倒也没见着那东西跟上来,知道锁上卧室房门,都没见着对方影子。吴羽策褪去外衣缩进床里,想了想还是起身布了个安居防贼的阵,这才吹熄了蜡烛睡下。

 梦里浑浑噩噩,冰冰冷冷。水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直逼得他透不过气。水面近在咫尺,伸手就能破开,四肢却被忽然长出的藤蔓紧紧束缚。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下沉,越来越冷。

好冷啊。呢喃声一出,吴羽策猛然惊醒。黑暗中一对儿血红的眼睛睁大了直愣愣看着枕边那张脸,那脸上闭着目、面容安详,眉上一道刀刻的痕,嘴角带了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笑。

那是李轩的脸。

而他枕边不仅有李轩的脸,还有整个儿的身子。僵硬的木偶不知何时竟然能动了,两臂环着,把他牢牢搂在怀里。冰凉的木头被自己的体温烘得有些暖,温温润润的,倒有些似那人从前模样。

挨了两回吓,吴羽策一股无名火上来,抬脚就把那东西踹下了床。环着的两只胳膊被硬生生掰开,散散垂在人偶身侧。

娘子......又是那受了天大委屈的音调。

吴羽策血红了眼睛,阴测测道:“鬼才是你娘子,李轩,你在这儿装神弄鬼的是什么意思?”

看清了!这才是你娘子。说罢他双手结印,床前隐隐浮现出阵圈,一位女子从中缓缓出现。一身红衣,酥胸半露,自有幽香环绕,却是和吴羽策一样的脸。

这一模一样的脸,安在这一男一女身上,倒都不见违和。

李轩,看见你娘子了么,看完了就快滚。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清亮一道柔美,合在一块儿竟像是一人在说话。只见那女子虽和吴羽策一般面容,双目却是暗而无神,不似活物。

“我娘子姓吴”地上李轩不知何时竟睁开了眼,黑似寒潭,直勾勾盯着吴羽策。

我与娘子半月前结的发,李家族谱上刻的名字,正是吴羽策三字。

tbc

感觉自己写得像一坨翔。。。。掩面泪奔而出